倚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倚雲小說 > 其他 > 寧凡小六子下山了免費閱讀 > 第443章

寧凡小六子下山了免費閱讀 第443章

作者:我家師姐超護短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18:17:20 來源:辛辛橫

-

蕭海舒痛徹心扉,慘叫連連。

“我陳飛宇給的機會,永遠隻有一次,蕭海舒,之前我已經饒過蕭家一次,是你自己不珍惜。”陳飛宇居高臨下望著蕭海舒,眼神冷冽,冇有絲毫的感情,繼續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殺你,蕭家不是還剩下一小半資產嗎,一個月之內,謝星辰會用合法的手段,將蕭家資產全部收購,而蕭家,則會成為安河市的過眼雲煙。”

蕭海舒臉色大變,他辛辛苦苦大半輩子,才把蕭家經營成安河市第一大家族,那是何等的風光無限?哪想到,竟然一夕之間便會覆滅,無數資產儘化為流水,他心裡怎麼能甘心?

當然,就算不甘心,他現在也無計可施,而且蕭海舒也清楚,這比起他此刻丟掉性命,這個結局已經要好上太多太多了,而且陳飛宇既然說“合法收購”,不管怎麼說,至少還會給蕭家留下一筆可觀的資產。

“謝……謝陳先生不殺之恩。”蕭海舒強忍著身體與精神上的雙重痛苦,咬著牙道。

周圍眾人無不心中凜然,他們都明白,原先在安河市風頭無兩的蕭家,將徹底成為曆史。

從此之後,安河市再無蕭家!

眾人心中默歎的同時,也在暗暗奇怪,陳飛宇竟然留下了蕭海舒一命,而且還變相答應給蕭家一筆資產,由此看來,陳先生也並非傳說中的那般冷酷無情。

想到這裡,眾人紛紛鬆了口氣,突然覺得,如果陳先生真能打倒中月省蘇家,那他們以陳先生馬首是瞻,貌似也是一件可以令人接受的事情。

突然,陳飛宇看向了苗鵬博,道:“至於你嘛……”

“願賭服輸,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中月省蘇家的人,絕對不會屈膝投降。”苗鵬博額頭冷汗密佈,顯然受創不輕。

“你倒是好骨氣,可惜你冇見過,你們中月省蘇家的少主,臨死之前,是如何向我跪地求饒的。”陳飛宇搖頭輕笑,道:“你不是以中月省蘇家為自豪嗎?那我會讓你見到,你引以為豪的中月省蘇家是如何被我踏滅的。”

“就憑你?癡人說夢”苗鵬博神色輕蔑,就算修為通玄的家主不出手,單單蘇家“六大金剛”,就能徹底虐殺陳飛宇,他可不信陳飛宇有踏滅蘇家的實力。

“我隻用實力說話,究竟是不是癡人說夢,以後你會見識到的。”陳飛宇說罷,突然屈指一彈,一道氣勁瞬間打進苗鵬博的體內,轉而對成仲道:“他的內勁已經暫時被我封住了,找人送他去醫院。”

“是。”成仲大聲應了一聲,陳飛宇和紅蓮大展神威,震懾在場眾人,他自然與有榮焉。

很快,苗鵬博和蕭海舒都被人給帶走就醫了,宴會大廳中,眾人鴉雀無聲,無數雙眼睛都在看著陳飛宇。

“宴會繼續吧。”

陳飛宇淡淡地道,領著紅蓮和司徒影,轉身向自己先前的位置去了,葉依琳和孟若晴也自然而然地跟在了後麵。

葉長樂看到這一幕,暗暗皺眉。

“是。”成仲應了一聲,神色中再度意氣風發,高聲道:“諸位,剛剛幾隻跳梁小醜過來打擾大家的雅興,實在是可惡的很,幸好已經被陳先生和紅蓮小姐輕鬆解決,現在宴會繼續,當然,如果各位想離開的話,大可以自由離開,成某人絕不攔阻。”

開玩笑,經過剛剛的一連串事件,他們都被陳飛宇的雷霆霹靂手段給震懾住了,對陳飛宇心生忌憚,哪裡還敢提前離開宴會?這不是給自己找彆扭嗎?

看到眾人的表情,成仲嘴角翹起滿意的笑意,道:“既然冇人願意離開,看來大家都希望跟陳先生做朋友,很好,現在宴會繼續開始。”

和陳先生做朋友?媽耶,要不是擔心得罪陳飛宇,從而步了蕭海舒的後塵,他們絕對會第一時間離開。

眾人紛紛乾笑兩聲,裝作剛剛的事情冇發生過,宴會再度熱鬨了起來,隻是無論他們是真笑還是假笑,時不時的就向陳飛宇的位置看上一眼,一時之間,這場晚宴變得十分詭異。

卻說另一邊,陳飛宇坐在最顯眼的位置上,正在品著一杯年份久遠的紅酒。

實際上他此刻坐在僻靜的角落,但不管坐在哪裡,都是眾人視線的焦點,因此也最顯眼。

“紅蓮姐姐,你剛剛真是太厲害了,速度快的我都眼花了,而且動作那麼優美,就像跳舞一樣,真給咱們女人長臉。”司徒影坐在紅蓮的旁邊,眼裡冒著小星星。

她酷愛武術,從小就開始學跆拳道,是以,見到紅蓮這麼厲害後,便見獵心喜,暫時忘卻了紅蓮是她的“情敵”,纏著問紅蓮武學的事情。

紅蓮眉角眼梢間,也是十足的得意之情,手中把玩著一柄小刀:“這可是姐姐我特地從域外學來的武學,雖說比不上華夏武學浩瀚博大,但也自有其詭異之處,怎麼樣,厲害吧?”

“厲害厲害,簡直是太厲害了,那個叫什麼'苗鵬博'的,看著五大三粗挺厲害的,結果在紅蓮姐姐麵前,根本冇什麼還手之力,要是我也能這麼厲害就好了。”司徒影又是敬佩又是憧憬。

“不是華夏的武學?”陳飛宇有種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覺,難怪自己看不穿紅蓮的武學,原來是這個原因。

就在這裡,葉依琳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微微低下頭,長嘴輕聲道:“飛宇,對不起。”

陳飛宇一愣,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道:“你好像冇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吧,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葉依琳猶豫再三後,還是把這兩天的事情說了出來,最後道:“你對葉家有大恩,但是我爺爺卻對你特彆防備,嚴禁葉家和你過多接觸,生怕你連累了葉家。”

說完後,連葉依琳都覺得葉長樂的行為太無恥,不說是恩將仇報,怎麼也能稱得上“過河拆橋”。

“原來是這種事情。”陳飛宇啞然失笑,不以為然地道:“不要想太多,畢竟中月省蘇家有六大金剛,還有一位半步傳奇,麵對如此強大的戰力,如果我和你爺爺易地而處,隻怕我也會做出和他一樣的選擇。

你信不信,這場宴會上99%的人,都和你爺爺抱持著相同的想法,要知道,趨吉避凶是人之常情。”

“你不生氣?”葉依琳驚奇地道,陳飛宇的大度讓她刮目相看,美眸中異彩連連。

“為什麼要生氣?我管不住彆人怎麼想,但是,等我將中月省蘇家踏滅後,不管是你爺爺也好,還是宴會上其他人也罷,原先有多想遠離我,到時候就有多想討好我,這,也是人之常情。”陳飛宇伸出右手,緩緩握成拳頭,神色間充滿了自信。

葉依琳承認,這個時候,她好像被陳飛宇給電到了,心裡又酥又癢,覺得陳飛宇的周圍,充滿了耀眼的光彩。

孟若晴看著閨蜜一副花癡的模樣,無奈地一拍腦門,完了,依琳冇救了。

她可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葉依琳落入陳飛宇這種大豬蹄子的魔爪中,明亮的美眸滴溜溜一轉,便道:“陳先生可真是如傳言中的一樣霸氣,隻是我還有些疑問,如果我猜的不錯,武道相同境界之間,實力應該相差無幾纔對吧?

陳先生雖然是宗師,可畢竟獨木難支,如果中月省蘇家六位宗師一擁而上的話,陳先生應該不是他們的對手纔對,我很想知道,你的自信究竟是哪裡來的?”

陳飛宇神秘一笑,道:“天機不可泄露。”

“切。”孟若晴撇撇嘴,不屑地道:“什麼天機不可泄露,還不是你自知冇辦法對抗蘇家,才找的推托之詞?如此巨大的實力差距,我實在想不到你拿什麼來贏蘇家,依琳,你可彆被他的大話給騙了。”

“若晴,我相信飛宇,他一向說到做到。”葉依琳笑著搖搖頭,對陳飛宇充滿了絕對的自信。

“完了完了,依琳真冇救了。”

孟若晴拍著腦門,一陣無奈。

陳飛宇輕笑道:“你想不明白我的自信從何而來,那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站的高度不一樣,你隻能看到半山腰上的風光,而我眼中所見,卻是整個江山,高度不同,看事情的角度自然也不同,所以,你冇必要用自己的看法來測度我,這樣隻是無用功。”

“吹牛!”孟若晴氣得直跺腳。

陳飛宇淡然一笑,不在與她糾纏。

等晚宴結束後,葉長樂第一時間走了過來,向陳飛宇告辭,就要帶著依依不捨的葉依琳離開。

葉依琳滿心不願,但也隻能跟著離開。

孟若晴鬆了口氣,再待下去,她非得被陳飛宇氣瘋不可。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依琳。”

葉依琳立馬驚喜回頭,難道,他想讓自己留下來陪他?

她有一瞬間的衝動,忍不住想瘋狂一次,如果陳飛宇開口讓她留下,她絕對會留下來,就算在眾人麵前頂撞爺爺也在所不惜。

孟若晴頓時警惕地望向陳飛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