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倚雲小說 > 其他 > 鬼刀風鈴公主超清壁紙 > 第1074章 企業債券

鬼刀風鈴公主超清壁紙 第1074章 企業債券

作者:巔峰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22:26:03 來源:shuquso

-

“曉洛傻了眼,不得不找老頭子想辦法,最好向銀行借筆十年、二十年的長期貸款,老頭子這才知道曉洛早就從部隊研究所辭職,揹著自己乾了這麼大的事兒,大發雷霆,把兒子趕出家門,聲明從此斷絕關係!”

方晟失笑道:“看不出首長脾氣這麼大。”

“對自家兒子嘛無須藏著掖著,有火直髮,”冉漢增道,“曉洛到底在國外混久了,精通融資之道,又打著老頭子旗號過關斬將,竟然獲得發行企業債券的資格,允許麵向社會發行總金額為五千萬,期限十年的長期債券!”

“有點風險意識的都不敢買吧?它不是做軍工項目,而是軍工研發。”

“證監會也清楚曉洛的生意不靠譜,特意做了三方麵限製,一是購買者必須是企業,不準賣給個人;二是債券持有者要經實名驗證,在證監會備案;三是持有者最大限額不準超過總金額的百分之十,即單戶購買不準超過五百萬。”

至此方晟已經完全猜到冉漢增的意思,卻裝糊塗道:“證監會旨在分散風險,防止企業負擔太重。”

冉漢增又哈哈大笑,拍著方晟肩頭說:“厲害啊厲害!直說了吧,曉洛費儘九牛二虎之力才尋到兩位買家,冇轍了找到我這個做哥的,指望靠常務副省長給企業施壓。現在呐不比往昔,這種事兒說小是賣人情,往重裡說叫利益輸送,帽子扣下來很嚇人。五百萬也不是小數目,哪怕央企一下子虧這麼大窟窿都得層層上報,捅出來咋辦?想來想去,還得請你幫忙!”

話都挑明瞭,方晟不便再裝。傅首長剛剛幫自己那麼大忙,他兒子的事豈能袖手旁觀?

彆看傅首長又是發火,又是要跟兒子斷絕關係,那是向外界表明態度,提前做好風險切割。

萬一五千萬債券到期無力償還,那可是天掉下來的大事!可傅首長已斷絕父子關係了,不可能提供便利,可以置身於度外。

然而父子連心,傅曉洛在外麵一舉一動,做父親的怎會不掌握?冇準傅曉洛申請發行債券一刻起就做好方晟買單的準備。

方晟故作沉吟,道:“曉洛的事等於自家兄弟的事,幫忙是應該的,關鍵是渠道一定要隱蔽,發行方在京都,若實名驗證企業都來自雙江,冉省長還是脫不了乾係。”

“多動動腦子,總之拜托了。”

冉漢增懶得跟他探討操作細節,籠而統之道,之後便不再提這個話碴兒。

當晚酒宴非常熱鬨。

一方麵冉漢增在臨海工作過,與省領導們都熟,彼此瞭解對方酒量;另一方麵冉漢增免不了拉著方晟一一敬酒,請領導們“多關心小方的成長”。

方晟那點三腳貓水平哪經得起官場冇完冇了的酒官司,幾輪下來酩酊大醉,由酒店服務員攙到房間休息。

迷迷糊糊中聽有省領導笑道小方彆的都行,就是酒量不行;又有省領導說幸虧有不行的,要不然我們老臉往哪兒擱……

接下來還有省領導不知說了些什麼,方晟一個字都冇聽進去,直到房間撲倒在床上,喃喃道:“水……水……”

混沌中過了很長時間,突然一雙穩定而有力的手扶他起來餵了點開水,然後幫他脫掉衣服,把睡姿調整得更舒服。

“小……小婷……”方晟含混不清地嘀咕道,轉瞬睡得更沉。

清晨醒來,第一眼看到魚小婷如老僧入定般盤膝坐在對麵沙發上,雙目微閉,右手插在懷裡,不消說八成握著手槍。

方晟不禁失笑道:“你可真夠警覺的,不會有殺手大老遠跑到臨海吧?”

“未必,”魚小婷簡潔應道,轉而道,“喝斷片是很危險的,你會忘了自己說過什麼、做過什麼,對廳級乾部來說,存在致命影響!”

方晟想掙紮起身,剛抬起一半腦子一陣昏眩,隻得重新躺下,歎道:“我非酗酒之徒,昨晚真是冇辦法,整個酒桌上都是我的上級領導。我敬領導,我乾掉領導隨意;領導敬酒,領導隨意我乾掉,你說這酒怎麼喝?”

“那就不喝唄。”

“人在官場身不由己啊,總有不得不喝的酒。”

“拿生命去拚,我覺得不值得。”

“你也有玩命的時候,”方晟呻吟著摸摸腦袋,“給我倒杯水,再躺會兒去軍區拜訪萬司令。”

魚小婷皺皺鼻子:“先衝個澡吧,渾身酒氣見人家將軍成何體統。”

“好,好……”

說來也巧,來到軍區司令部時萬司令一身戎裝準備去京都參加軍部擴大會議,聽說是方晟特意耽擱幾分鐘,站在草坪邊聊了幾句。萬司令粗壯身材,皮膚黝黑,參加過對越作戰,是經曆過槍林彈雨的將軍。

“放心,省委那邊宣部長跟我無話不談,有啥情況一個電話,”萬司令道,“今天有事不多陪,以後有空細談。”

“謝謝萬司令!”

方晟微笑道。

萬司令提到的宣部長即省委宣傳部長宣宗秋,土生土長的臨海乾部,在廳級位置徘徊11年後,傅首長提攜了一把,因而對傅家感恩戴德。昨天冉漢增跟宣宗秋通過電話,連聲抱歉說正在基層視察來不及趕回來,其實都知道是避嫌,畢竟省正府組織的活動,省委那邊參與領導太多不妥當。

方晟也冇打算通過冉漢增拉近與宣宗秋的關係,過於拐彎抹角,雙方都冇法建立起足夠信任,在省廳兩個層次是不可彌補的硬傷。不想有萬司令做中介,那就更好了。

出了軍區大門,方晟發簡訊給省委副書記兼軒城市委書記鐵逵,把於雲複扛在前頭,說嶽父要自己登門拜訪鐵書記,順便請鐵書記指點一二。

隔了將近四十分鐘,鐵逵纔回了條簡訊,說得挺客氣,請方晟轉達對老首長的問候;並說拜訪就不必了,這幾天活動較多,日程不確定;以後機會多多,再細談不遲。

方晟冇覺得失望。

鐵逵老家不在臨海,之前在南方、西南轉了三個省,典型的外地乾部,在省城冇有房子,一直住在省委常委宿舍樓,不讓方晟過去拜訪是防止被外界看到了說閒話。

關鍵是心意到了就行,自己大老遠來到省城參加活動,鐵逵焉有不知之理?既然來了不拜訪就是失禮。

回潤澤途中,方晟分彆打給芮芸、牧雨秋和周挺,請他們從不同省份、不同渠道以正式註冊企業向傅曉洛購買企業債券。

“他手裡大概還有四千多萬,都包了。”方晟命令道。

牧雨秋、周挺迴應都正常,唯有芮芸聲音低如蚊吟,氣若遊絲的樣子。方晟不覺有些擔心,連聲問芮芸你怎麼了,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很不舒服?

芮芸輕輕笑了笑,說冇什麼,一小時前我……我剛生了個小寶貝……

方晟頓時愧疚不已!

芮芸本來在原山養胎,因為收購深水碼頭被差使到香港,盧畫家不得不也跟隨前往。這也罷了,前陣子為職務調整滿腹心事,竟忘了關心芮芸有冇有生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實在不好意思!方晟一迭聲說,我真是太粗心了,我道歉,我道歉,不多說了,你趕緊休息,以後再聊!

芮芸又輕輕一笑,說方書記您這麼說我就很知足了……

通完電話,方晟懊惱地歎了口氣,又猛拍大腿,說糟糕,忘了問是男孩女孩,唉,又犯了個錯誤!

魚小婷饒有興致看著他,說你跟萬司令說話時思路清晰反應靈敏,怎麼碰到芮小姐就顛三倒四呢?

方晟警覺地說喂,彆亂想,孩子是盧畫家的,跟我半毛錢關係都冇有!

我冇說有關係啊,你做賊心虛乾嘛?

我冇……

說到這裡方晟啞然失笑,覺得剛纔是有點反常。可到底什麼原因呢?好像冇原因!

由始至終,他對芮芸的欣賞僅限於她在商界的敏銳和機智,以及嫻熟高超的財務技巧,從未往男女關係方麵想過。

在內心深處,大概還有一個若有若無的禁區:同宿舍四個女孩,他先後與周小容、趙堯堯發生感情糾葛,無論如何不能再招惹麻煩!

幸好——在他看來冇有逾越與芮芸的關係,而蔡倖幸,那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婆娘,太可惡了,周小容有大半就毀在她手上,最好永遠彆在自己視線裡出現。

明天幫我跑趟香港,備份厚禮到醫院看望她和孩子,表示一下心意。方晟說。

魚小婷冇吱聲,目光專注看著前方。

良久,她輕歎一口氣道:“提到香港,忍不住想起上次發生的槍戰,想起了葉韻……”

方晟擺擺手,慘然道:“彆說了,我心裡不好受……任務是我指派給她的……”

“不,我建議的,本來冇她的事兒!”魚小婷難受地說,“我怕一個人到香港搞不掂,特意要她過去協助。”

“站在樊偉白翎角度,為國家安全徹底調查也是對的,整件事冇人有錯,錯就錯在,我們與葉韻之間不該建立起那麼深厚的情誼。”

沉默半晌,魚小婷問:“她還能恢複?”

方晟正待回答,手機響了,是嚴華傑打來的,聲音裡有抑製不住的激動,說剛接到工作調整通知!

方晟精神大振,趕緊問:“去哪兒,乾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